因傷所困


97-98球季前,Penny公開聲明他要改打得分後衛,扛起球隊得分的責任,季前球隊就把前兩年季後賽老是熄火的射手Scott交易到小牛換來Derek Harper補強控衛,開季後又交易來老牌明星控衛Mark Price,總算是湊成一組把Penny當SG用的後場陣容,同時球隊高層也換人,教練換成夢幻一隊總教練,也帶過活塞壞孩子連霸時期的Chuck Daly,更找來J博士Julius Erving擔任球隊執行副總裁,結果Penny卻因傷所困,季中動手術之餘,整年只出賽19場。健健康康出賽時固然身手仍在,球迷也還是將他選進明星隊,但只能打19場的明星是不能給球隊什麼幫助的。魔術隊整個下半季幾乎是沒有Penny的情形,傷兵累累的情況讓魔術全隊缺賽場次達到275場,還好Nick Anderson挺身而出讓魔術一直到最後才確定無緣季後賽,Daly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魔術也只有五成勝率。



真正對Penny有重大影響的是,他決定在季中加速復健,在一月底趕回來打幾場比賽再參加明星賽感謝球迷。但今年是Jordan可能的最後一年,在第一大城紐約的明星賽濃濃的都是Jordan的氛圍,老實說Penny在因傷所困的上半季以後還可以出席明星賽固然讓球迷感動,但只打12分鐘實在也讓球迷對98年的Penny沒有太多回憶。更嚴重的是這讓傷勢加重,2/13之後再度進入DL,動手術整季報銷。傷勢加劇後讓Penny復健後遺症增加,也因此影響了他往後的生涯。



 



98年夏天NBA因為勞資糾紛而封館,後來勞資協議完成後球季已經縮水成50場,對手術過的Penny來說反而是多了很多休息時間,也因此封館年Penny健健康康的打滿50場比賽,但是在Daly的用兵哲學裡,全隊是要共同努力的,也為了保護Penny的傷,因此Daly刻意減輕Penny的工作量。99年魔術打出來一個Darrell Armstrong,拿下了最佳第六人跟最佳進步獎,Penny的數據卻降到生涯最低的15.8分5.7籃板5.3助攻,命中率也跌到0.420,不過魔術卻在前場努力作苦工的幫助下,打出了濃濃藍領球隊的風格,長時間都佔據在東區龍頭,最後跟溜馬,熱火同為東區最佳的33勝17敗,因為對戰劣勢而屈居第三種子,誰知道季後賽遇到另一支濃濃藍領風格的費城七六人,魔術的後場竟沒有一個人守的住剛拿下得分王的Allen Iverson,爆冷出局後,傳出跟Penny齟齬的Daly也辭職。

  



更重要的是,早在失去Shaq就應該重整的魔術,這次真的下定決心要重建,把目標放在2000年夏天FA市場大魚的魔術,當然不會給跳脫合約的Penny什麼高價,就在另一邊,太陽想要幫Kidd找一個後場的好幫手,全能的Penny就是他們的目標,在新合約價格談妥後,Penny就轉隊去了亞利桑那,離開了他聲名大噪,卻也開始走下坡的佛羅里達。總計Penny在魔術的生涯裡出賽369 場例行賽,平均19分4.7籃板6.3助攻1.9抄截,季後賽45場平均21.8分4.9籃板6.5助攻1.9抄截,魔術隊史上的第一控衛,當之無愧。



西
的轉折

 

交易過後,太陽組成了「2000年世紀後場」,由Kidd跟Penny搭檔的後場的確是非常有話題性的組合,就實質上來說,兩個全能控衛的組合讓太陽的攻擊面拉大,傳導的流暢更讓Tom Gugliotta,Clifford Robinson,Rodney Rogers以及體能優異的新人Shawn Marion如魚得水,雖然在各隊禁區都有重裝甲的西區,太陽還是靠著這些鋒衛的飛奔在西區佔有一席之地。Penny跟Kidd更成為本季唯一一組助攻都超過5次的後場組合。



其實太陽也是傷兵累累的一季,整年下來全員缺賽場次也高達269場,所謂世紀後場組合也只並肩作戰45場,但這45場裡戰績是漂亮的33勝12敗。Penny也只出賽了60場,前半季太陽的戰績不理想,球隊也撤換了總教練,新教練是當年Penny在魔術的前輩Scott Skiles,下半季的太陽止跌回升,53勝29敗搶到季後賽第五種子,第一輪很有趣的,缺少Jason Kidd的太陽要面對缺少Tim Duncan的馬刺。



  



對太陽來說這一趟季後賽算是有收穫的,Penny在最後缺乏Kidd的日子裡找回了當年球隊第一人的身手,Marion在前場有上場空間就急速成長,Rogers更是當年聯盟最佳第六人,第一輪在Penny傑出表現外加一場大三元的情況下打敗馬刺,雖然第二輪裡太陽薄弱的禁區被湖人的Shaq肆虐而放暑假,但Penny在季後賽平均20.3分是全隊最高,第二輪跟湖人金童Kobe放對也沒有劣勢,平均得分更提升到21.4分,扣掉最後一場團隊才65分,前四場Penny平均是25分6.5助攻,在所有球迷眼裡,都期待隔一年的復活。



很可惜的,新球季對Penny來說是谷底,整季在膝傷影響下只打了四場,然後進行兩次microfracture手術,沒有參予到太陽的季後賽之旅。在這個時後二年生Marion卻把握了機會竄出頭,成績三級跳的結果是他搶走了球隊二當家的地位,即使隔一年Penny復出,但太陽拿Kidd去換來Stephon Marbury,球隊把主軸放在年輕的Marbury跟Marion身上,Penny只是配角。失去了球隊主力控衛的身分,也失去了掌握球權主導進攻的機會,當Marbury一身接投技巧建立在大量持球時間的同時,Penny只好到弱邊去當他的助手。而當Penny待在弱邊越久,也代表那個無所不能揮灑自如的Penny,就走入了歷史。



  



對太陽來說,Marbury來的第一年無疑是失敗的,但是跌出季後賽也因此得到樂透簽,2002年選秀太陽選進自Charles Barkley之後最強力的禁區球員Amare Stoudemire就給球隊很大的幫助,在Marion跟Amare吃掉前場很多時間的情況下,而早在2002年二月太陽就拿Rogers跟塞爾提克換來新人Joe Johnson補強後場,這個交易讓Penny失去了先發,但是從板凳上來一樣有他的影響力 ,02~03球季Penny缺席了24場,太陽只有10勝14敗,有Penny則是34勝24敗,Penny無私且富有球場視野跟觀念的供輸是太陽年輕球員的一大依靠,當Marbury就攻擊位置的時候也可以轉為半場傳導重心,雖然數字上不太好看,但是就輔助者的角色來說,Penny也還算在太陽的陣容裡。



接下來太陽再度重建,要空出薪資吸引2004年暑假的自由球員,因此在2004年一月他跟Marbury一起被交易到尼克隊。尼克關心的是本地街頭出身的Marbury回歸成為紐約之子,Penny只是幫助太陽清合約的配角。因此尼克只有在當年季後賽時借重Penny的經驗,他也沒有辜負尼克的期待,季後賽平均16.5分比例行賽多了4.5分,也在尼克被鄰居籃網橫掃的慘狀裡還算是全隊表現最好的,而籃網當時的主將,就是當年Penny在太陽的搭檔Kidd。



 



Penny在太陽的日子就雷聲大雨點小的結束了。回想起當時太陽大費周章的用頂級合約想打造黃金後場,結果才短短兩年就因為Kidd打老婆的新聞破滅,接著樹倒猢猻散,幾乎以賤賣的方式交易Penny,即使太陽一向很敢作交易,但從Penny加入到離開不過四年,相同的隊友就僅剩Marion一人,在相較於Penny的離開,不禁感嘆,90年代末呼風喚雨的Penny,也淪落成了薪資籌碼。這才是被交易之餘真正讓人感慨的。



虎頭蛇尾



在被籃網橫掃之後,尼克彷彿就一蹶不振,從39勝跌到33勝再跌到僅23勝的谷底,Penny也在2006交易截止日前尼克再度的豪賭中跟魔術換來Steve Francis。10年前Penny在佛羅里達是天之驕子,率領球隊跟如日中天的公牛領先著東區,10年後只是魔術甩開Francis肥約的籌碼,還沒有報到就被釋出。空了一整個球季之後,才被佛州的另一支球隊熱火簽去填補陣容。但在16場的試驗過後,也再度被球隊釋出,一代明星竟落得如此下場,對照那些後起之秀,那些穿梭在圈子裡的後衛們,那些從板凳上跳出來受到重用的矮得分後衛們,那些只有防守或只有一投的功能性球員們,更顯示Penny從絢爛到平凡的起伏令人不勝唏噓。

   



在尼克的那一次季後賽之旅算是Penny球員生涯最後一次的好表現了,進攻是球隊最正常的,但那還是建立在他只是球隊第三甚至更後面的攻擊選擇,可見在那一趟季後賽尼克全隊打的多糟糕。防守上尼克那一票高薪球員居然沒幾個有好好防守的,甚至Penny還是球隊搖擺人裡唯一一個有小幅防止籃網隊Richard Jefferson肆虐的,接著在Thomas手裡更是被冰在板凳上,其實他不是不行,論傳球組織,他可能是尼克裡腦袋最清楚的,但是因為長年下來的膝傷,動過手術的Penny已經失去了年輕時東奔西竄的爆發力,讓他在控衛上是跟不上當今聯盟理速度越飆越快的控衛們,在SG上又守不住爆發力一個比一個好的對手。因此才會在其他同梯的戰友還在貢獻老將的價值時,卻只能把一身武藝鎖在冰櫃裡。如果當年他是因為聯盟失去兩大巨星的時勢裡把握機會竄升,那今天同樣因時勢的轉變而消失在球場上,也不禁感嘆是命運之神的大玩笑了。



蒙塵的鑽石



Penny的成功固然把握了聯盟需要後場明星的時勢,但他也不是都靠著運氣,他不是教練刻意戰術使然才出現的高控球,而是渾然天成從小就擁有一身控衛技巧的天才。一個控衛該有的組織,傳導,球場理解力,跟節奏的掌握他一概不缺,比對手高一個頭啟動的視野也相對廣泛。在highlight裡的許多妙傳,根據本人表示,都是因為他提早開始觀察球場的結果。而相較於其他純控衛,身材的優勢又給他單打上極大的威力,對方控衛至少都矮他三吋,帶動魔術的後場身材優勢更讓場上一定有一個可以打點的對象。而且Penny完全不會因為高大而在速度上居於下風,受傷之前從來沒有聽說哪個後衛會狠狠教訓他的。就外線來說,Penny的三分球不算穩定,即使是全盛時期也只有三成多一點,但他卻有非常好的中距離,在對方控衛面前拔起來根本無法防守。也就是中距離的穩定性讓他即使經過後期的垃圾時間浪費,還是可以維持0.458的生涯命中率。



 



整體說起來Penny是終極的進攻型控球,在控衛線上他的進攻對敵人來說幾乎是無解,但可貴的是,跟時下的進攻型控衛比起來,Penny傳球的創意更好,視野也更廣,對於帶動隊友進入進攻節奏上也表現的不錯。除了外線不算穩定之外,只要讓他進入單打節奏裡,下場如何,可以問問看97年的Riley。



 



防守上Penny也沒有閒著,尤其魔術時期兩翼的兩個隊友Anderson跟Scott防守都不怎麼樣,Penny有很多時候就要去面對對方後場最強大的利刃。由於身材有很大的優勢,Penny在阻攻還有抄截的表現上都不錯,阻攻在後衛排行榜上名列前茅,抄截更可以保持在聯盟前20名內。不論是阻斷對方的傳球或是跟對手單挑點掉的抄截,配合他寬闊的視野馬上就可以攻守轉換成兩分,更可怕的是當年的Shaq禁區腳步還沒那麼成熟,但是爆發力跟速度都非常驚人,一但這兩人發動快攻,退防者全都小一號的身材就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球場上的數據之外更是Penny讓人激賞的地方,神來一筆的傳球跟有時誇張的犯規後進算的拋射,會讓你覺得籃球果然是給天才打的,對球的感覺跟場上何時會出現空檔似乎都了然於胸,一旦踏上球場,展現出來的自信就是球場上數一數二的。他的切入非常俐落,除了歸功於他快速的第一步之外,對場上位置的拿捏也非常沉穩,總是會在對的時候踩出對的那一步然後甩掉對手揚長而去,也因此他的抗壓性夠強,生涯季後賽的成績比起例行賽都好上一截,在魔術是王牌時如此,在太陽從二當家當到輔助角色時是如此,甚至在尼克幾乎是進攻後段選擇了,他的表現依然傑出,能在大比賽裡寫下戰功,才是明星跟巨星的差別。



 



廣告效益更不用說,當時年年都讓NBA把他當成宣傳重心,NIKE也不吝於把櫃子裡最好的貨色讓他代言,甚至還幫他出了一個分身木偶Li'l Penny,還有個人專屬的標誌,球風討喜加上長相帥氣,也讓Penny走紅以後始終是鎂光燈的焦點,就連現在紅透半邊天的LeBron James以及Tracy McGrady也不保留的說他們是Penny的球迷,即使生涯後期也會在偶爾的驚艷裡讓人讚嘆,到現在也還有許多球迷留念不已。





正因為種種的優點,卻只讓人看到三年的精華,才更教人惋惜。他的能力足以跨越球場所有的挑戰,卻無法讓他克服膝傷的影響。後衛最重要的膝蓋,在他球員生涯裡動過四次刀,每一次都讓他的速度更慢了一點,再加上進入職業前就曾經中彈的腳踝裡還有碎屑,最後,全盛時期一點也不擔心速度問題的Penny,就這樣敗給了自己的身體。


流星總要把握深夜裡月光變暗的那霎那,飛越過天體讓人注目他的光芒;一旦在他燃燒的時間裡出現了其他光害,那流星就會消逝在人們的記憶裡。



或許我們該慶幸的是,Penny被時間的洪流沖走以後,並不像那些從來沒有發光過的星體一樣不為我們所知,而是在穿梭過天體後,深深的把他纖細的魔術一號身影烙在每一個人的腦海裡。


當現在所謂的雙能衛在球場上飛奔的時候,你有沒有想到?

當後衛的妙傳出現的時候,你有沒有想到?

當「全能」又出現在哪個人的形容裡的時候,你有沒有想到?



只要你的腦海裡還有一個魔術一號,嘿!那就是流星絢爛過最大的意義了。


以下放一段原文,是 Penny在8/21/2008捐了一百萬美金給母校曼菲斯大學時的致詞。

“Today is a great day. It is a dream come true for me after growing up ten minutes from here and having a dream to make it to the NBA,” Hardaway said. “To be able to go here, go to college, Dr. (Thomas) Carpenter allowed me to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come here. To have a great career, to play with so many great teammates, have great fans and great coaches, and to be able to live out a dream and come back and do something like this for the school, it’s priceless for me. Little kids that grow up in neighborhoods where people tell you that you can’t do things, well a lot of people told me that I couldn’t do things and I didn’t listen to them. I kept my dreams high and my goals high and I accomplished a lot of things that a lot people didn’t think that I was going to be able to accomplish. So I’m so thankful for that and to be able to give back to the school and to the program is something that I’m so glad that I’m able to do.”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小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