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Lamigo桃猿靠著郭嚴文重要的再見安打,以2:1險勝統一7-ELEVEn獅,但在一般來說會全隊興奮在場中慶祝的時刻,郭嚴文卻因好友陳禹勳過勞而不甚愉快,賽後將頭盔大力一甩,臉上並無一擊致勝的喜悅。

 

Lamigo3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郭嚴文這一甩,甩出茶壺裡的風暴,也讓台灣職棒的弊病再度攤在觀眾面前。

 

 

根據新聞報導,這場比賽陳禹勳在七局上統一追成平手後上場救援,成功以雙殺化解攻勢,八局上也沒有失分,用球數極為精簡,總計5個出局數只花了7球,但原本以為工作到此結束的他,在休息室告知教練手痠,但九局上仍登板,保送鄧志偉後才被換下場。

 

陳禹勳告知手痠,但總教練洪一中卻表示:「現在是爭冠的關鍵時刻,對球隊有幫助、有能力的人,就要多負責一點,等到上半季封王,下半季就可以調整了。」這番言論讓陳禹勳服從總教練繼續上場,卻讓好友郭嚴文感到不平,敲出再見安打後為發洩怨氣,才怒甩頭盔。

 

這件事情,洪一中講的雲淡風輕,但我個人非常不滿,因為這代表洪一中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也根本不認為自己有做錯。

 

我可以理解,在東方棒球教育(或者該說,日式棒球教育和一脈相傳的台灣棒球教育)中,有人會苛責郭嚴文在場上發洩的行為,但我個人完全可以感同身受,因為他相挺自己的好友,在這件事情上所受到的委屈。

 

陳禹勳過去就是有傷病史的投手,但在今年加入Lamigo後,總教練洪一中卻彷彿完全不管這份背景,還是照他往常的習慣想用就用,在Lamigo的前45場比賽,陳禹勳就上了28場,按此比例,他全年會出賽74.7場,將刷新由曾兆豪在2010創下的單季出賽70場紀錄,這完全是很荒謬的一件事。

Lamigo2  

人從歷史上學到最大的教訓,就是人永遠也不會從歷史上學到教訓。洪一中就是標準的這種老頑固。

 

曾兆豪在2010年出賽70場,隔年馬上因傷缺陣,下降至僅有22場。同一年多次上場的耿伯軒,隔年也因傷成績爆炸向傷兵名單報到。2011年,洪一中愛上許銘倢,並以優質成績拿下30場救援成功,但被洪一中愛上的結果,就是在2012年影響表現,2013完全爆炸。2012年,洪一中的新玩具變成林家瑋,先發後援共出賽62場吃了89.2局的結果,就是在2013只能出賽7場,原因除了爆炸,就是掛傷。

 

以上幾個例子在在證明,在洪一中手下當勝利組RP,就是急遽縮短選手生命,正因為他所謂「對球隊有幫助、有能力的人,就要多負責一點」這種思維,才讓他每一年都玩壞一個RP,隔年再找一個人,再玩壞,再找一個,再玩壞,因此Lamigo每一年選秀都覺得缺投手,但每一年選了投手後,又會發現有一個投手會在當年壞掉,然後缺投手只好再選投手,彷彿跳針一樣年復一年。

 

人從歷史上學到最大的教訓,就是人永遠也不會從歷史上學到教訓。

 

 

這次在陳禹勳身上,上演的完全是和前幾年相同的戲碼,但洪一中還是抱著「能者多勞」那一套,完全視選手生命於無物,前面幾個人,除了曾兆豪奇蹟般變回先發復活以外,耿伯軒轉到中信兄弟,但教練已不敢把他當勝利組。其餘都在一二軍載浮載沉,林家瑋今年被交易到統一,表現更是一無可取。

 

在台灣棒球圈,教練扮演的是威權角色,從小球員就只懂服從,即使是再多荒謬的事都會不斷發生,而不服從的球員就會被貼上「不服管教」的標籤,然後位能獲得教練重用。

 

但是幾十年過去,那些教練想的還是幾十年前那一套,戰術還是只有觸擊,投手還是能用就盡量用,打者還是往地上打尋求機動作戰,在我認為,這些教練腦袋裡根本沒把職業棒球當成一回事,還是把職業隊當成學生球隊在教,所以球隊看重的不是如何打造球星,不是給球員表現舞台,而是看教練下達指令,球員上場不是表現球技給球迷看,而是要貫徹教練的指令死命搶勝。

 

求勝不是錯,但當為了求勝而本末倒置就是大錯特錯。這些教練根本不懂吸收新知,根本不懂保護球員,只知道要讓球員活在自己的威權底下,並不是話講得輕鬆就代表和球員沒有隔閡,你在輕鬆的言語後下的決定都在加速球員的生命燃燒。

 

 

也許有人會說,才用了8球為什麼手會痠?我倒認為這才是一個可怕的警訊,如果才用8球手就會痠,是不是代表他之前已經累積太多負擔?那距離他爆炸的時間,到底還有多久?

 

 

 

投手是消耗品,才會有這麼多數據用來顯示投手需要多小心的保護,偏偏台灣這些教練把這些數據棄如敝屣,只相信自己腦袋中愚不可及的思維。等到球員爆炸了,只會嘆一口氣覺得自己好倒楣,然後「很辛苦的」找一個替代人選,一年後、兩年後,卻發現悲劇一再重演,而我「真的好倒楣」。

 

倒  楣  個  屁

 

 

我個人完全認為,這些教練遠比球員更需要再教育,在台灣的環境下,教練不進步,整體環境就不會進步,偏偏我們的本土教練大多數都完全沒有進步的跡象。而在這次事件後,球團老闆出來摸頭,道歉的,卻還是自覺做了不良示範的郭嚴文,和自覺抗命的陳禹勳。

Lamigo1  

關你們屁事?把你們生涯踩在地板上的洪一中不道歉,手臂快要被操壞的陳禹勳要道歉?

 

這就是台灣優秀的傳統教育,重視的是態度,而不是是非。做的事情是對是錯不看,看的是你在表達自己的時候有沒有禮貌。噢還有,重視的是資歷,是階級,階級高的做出無理的事,傷害階級低的人是應該,階級低的人略有微詞,表達方式不讓階級高的人滿意,叫做沒禮貌,叫做「不服管教」。

 

球迷進場是看球員的表現,不是看教練愚蠢的調度,職業球隊最重要的資產是球員,不是教練。

 

姑且不論陳禹勳後來在臉書上的文章到底有何影響,我覺得在台灣優秀的傳統教育下,階級低的他,這樣公然外揚家醜,只會讓教練更不高興,將來的前途不明,什麼是加減都應該為了自己的未來著想。

 

但我不會苛責他,因為我認為,整件事情最垃圾的,是那個不管別人死活的洪一中。

 

當台灣的球員薪資已經普遍偏低,選手生命又越來越短的時候,你怎麼能想像這些從小就沒有受到完整正規教育,知識基礎和道德基礎可能都不完備的球員,要怎麼為往後做準備?就因為有這些不管別人死活的愚蠢教練,讓許多台灣球員都早早結束生涯,而如果他們想要為了替自己的未來多求些保障,又能怎麼做呢?

 

我認為,台灣棒球圈屢屢發生的憾事,這些愚蠢的教練難辭其咎。

 

台灣的棒球大環境的確不佳,建立在球賽內容不佳,球員戰力不佳,這些問題都可以歸咎於這些愚蠢的教練,因為他們不認為讓選手放手是好的,他們不懂保護選手,無法讓選手以最佳狀態站在場上,然後甚至還有奴性堅強的人,會認為球員就是要服從教練的指示。即使過往已有許多例子證明,服從教練的指示=縮短自己的生命。

 

可惜在台灣,階級高的就是對的,資深的就是對的,倚老賣老就是對的。而低階的、年輕的,只能夾著卵蛋服從。

 

這就是台灣悲慘的棒球教育。這就是台灣可憐的球員。這就是台灣可惡的教練。

 

天佑台灣棒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鐵 的頭像
小鐵

Crazy Ball Park

小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