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1日。

 

師大體育館擠進爆滿球迷,想要替主場的台師大男籃加油。他們的對手是近年耕耘有成,今年同樣有冠軍呼聲的義守大學。

 

他們沒有想到這麼熱鬧的場景卻迎來UBA史上可能最錯愕的一場比賽。

 

 

比賽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因為第四節最後4:25的衝突事件,裁判認定為「鬥毆」,而引用大專籃球聯賽競賽規程第二十一條、二、比賽部分之(三):比賽中如發生球隊集體(同隊二人【含】以上)鬥毆事件,取消該隊繼續比賽全力及已賽成績不計,於次年停止該球隊參加本項比賽一年,並報請有關單位議處。

 

兩校雖立即提出申訴,但經過隔天的審判委員會,仍維持原判,台師大與義守大學確定102學年度成績遭取消,103學年度禁賽,104學年度從甲二級開打,最快105學年度才可重回甲一級。

 

我個人同意,學生籃球應該接受嚴懲,因為在學生運動裡,教育比任何事情都重要,今天你展現出如此嚴重違反規則的行為,就必須吞下慘痛的代價。

 

但是在這整個判決背後的疑雲,實在讓我不得不替這兩隊的球員抱屈。

 

1.黃文鉅和盧哲毅因拉扯而引起衝突,這是整起事件的開端。但在黃文鉅出手前,發生了什麼事?

 

即使雙方已有兩位數的差距,師大在全場球迷的加油聲中還是打得驃悍,而在可能比較得失分的情況下,義守為了追分,仍有比較積極的攻守動作,不提第四節初的對抗,就看兩人起衝突的這個play,盧哲毅和黃文鉅早已有兩次非常激烈的肢體糾纏,而這兩次糾纏,照理說應該全看在眼裡的陳傳仁老師做了什麼事?

 

他什麼事也沒做。沒有吹犯規,甚至也沒有給予警告。

 

我當然不是要把責任都推給裁判,只是裁判如果容許這兩次已經和犯規沒兩樣的衝撞,又怎麼能把後續發生意外的責任全推給球員?

 

裁判在比賽中要做的除了在犯規或違例時響哨外,就是要盡量讓球員掌握吹判尺度在哪裡,但絕對不是容忍這種已和格鬥無異的「卡位」,絕對不是。

 

2.裁判在衝突發生後,開出違反運動道德犯規、奪權犯規不等。隨即走向記錄台,「查詢仍能留在場上的球員背號」。緯來轉播檯上的主播和球評,也同樣提到這一點。

 

這說明,包括裁判、媒體,當下都不認為這場比賽該被沒收,同時「三位」裁判都向記錄台確認本場比賽以4打5之類不滿10人仍完成比賽的模式,直到技術委員走進場中向裁判陳傳仁交代了一些話後,陳傳仁彷彿恍然大悟一番,將這場比賽推向「鬥毆」的判決。

 

據我所知,技術委員不是第4個裁判,不能影響裁判的判決,是在場邊提供教練諮詢規則並處理程序,但賽後不斷向記者表示「就算我不認為是鬥毆,我也不能干涉裁判判決」的技術委員,卻顯然在此刻影響了裁判。

 

裁判的決定必須遵守,但裁判顯然不該受到場外任何一人的左右而影響判決。

 

3.主裁判陳傳仁有義務向全場觀眾宣判判決,於是場邊DJ將麥克風交給他,很遺憾的,他依上述行為,推斷本場比賽為「鬥毆」,因此引用競賽規程,沒收本場比賽,「並且宣布取消繼續比賽權利,及已賽成績不計,於次年停止參加本項比賽一年」。

 

裁判的職權,就在該場比賽。就算這個判決走上這條路,裁判也只能在他判定球員已構成「鬥毆」之後,判兩隊奪權,比賽沒收,僅止於此。而宣判兩隊最終結果,則是大專體總的責任。大專體總的負責人呢?不知道。

 

宣判兩隊的刑責,是根據大專體總開會後才能決定,就以去年黎巴嫩國家隊的例子,他們國內聯賽分爭鬧上亞洲籃總,當時黎巴嫩男籃還在台灣參加瓊斯盃,裁判能做的事就是不讓黎巴嫩隊進入瓊斯盃現場,實際判決讓他們缺席亞錦賽,已是瓊斯杯結束後3天的FIBA ASIA會議。

 

那為何,陳傳仁「裁判」可以在現場就宣判台師大與義守的死刑?至於後續陳老師馬上坐上緯來轉播台,對自己的判決振振有詞,更啟人疑竇。

 

4.當天的兩位檢察員,剛開始都不認為比賽是「鬥毆」,三位裁判裡有兩人否定,陳傳仁裁判卻堅持己見,無論這屬不屬於主裁判與檢察員間的職責認定,但在短戰進入休息室休息後,兩位檢察員突然又變成和陳傳仁站在同一陣線,堅持出手「推擠」的球員全成了「鬥毆」。

 

這要人怎麼不去懷疑,整起事件只是想要砲口一致,採用「說服」而非「釐清」的方式?

 

更不用說,隔天參與審判委員會的9位審查委員,有興趣的可以查詢名單,我只能說,大多數的人近年都鮮少參與UBA賽事運作,但卻要由他們來決定球員與球隊的未來?最後有6位投下維持原判的票,是否難免讓人認為,這背後用意有「尊重」資深裁判陳傳仁的判決,以對體總而言最簡單的方式來解決?

 

我再重申一次,我個人絕對接受學生運動必須有嚴格規程罰則來控制,讓學生在場上的教育意義大於競賽意義,今天不管怎麼說,台師大和義守就是有爆發衝突,就是讓比賽必須由裁判來決定,因此最後的判決他們必須理解並接受。這些球員對於這次的軒然大波,也必須牢記在心裡,他們一時的衝動究竟造成多嚴重的後果,這份責任他們絕無逃避的空間。

 

但裁判從控制比賽的節奏開始,每一個階段的動作都有瑕疵,又怎能不讓人以為,這是台灣人固有的通病「資深為大、倚老賣老」。自認資深而一意孤行的陳傳仁老師,卻在許多環節上都發生惹人疑慮的事?

 

台師大和義守這兩年的籃球路斷了。裁判呢?馬照跑舞照跳,繼續領各級球賽的裁判薪水,我知道裁判賽後會有檢討機制,但我實在無法參透,若檢討機制有發揮實質作用,為何會不斷在各級球賽發生球隊不滿裁判哨音的事。

 

這場衝突,就實際觀戰而言,遠不如過往UBA、SBL等聯賽發生的各種「鬥毆」事件,卻因裁判的一句話,成了近年UBA的絕望之日,31位球員,他們的籃球生涯走上封了一條路的十字路口,而被封起來的,卻是他們最寬廣的康莊大道。

 

這一次死刑,真的是按法宣判嗎?或者是想殺雞儆猴,又或者,伏首的源頭竟是拿著雞毛當令箭,是何患無辭的欲加之罪?這些裁判、體總的高層,究竟是打著教育之旗的正義之士,又或者是積習難改的昏庸耆老?

 

我想,短期內似乎很難有答案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鐵 的頭像
小鐵

Crazy Ball Park

小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nomis
  • 前面幾次比較激烈的攻守動作僅能算是戰況激烈. 跟"那一拳"和"球員衝上來打"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裁判當下是想讓球賽繼續進行. 但後來決定禁賽也是有理的. 他們是裁判. 不讓他們思索決定禁賽. 還有誰更有資格決定.

    雖然斷送了31位球員的生涯和青春熱血. 但是球場幹架就是要罰. 而且要罰就要罰出個榜樣來. 我覺得是值得的
  • 如果這是SBL,我可以接受「讓球賽繼續進行」這個說法。

    但是,一來這是學生球賽,教育學生所有球賽的細節都要謹慎本就是最重要的責任,還是你覺得應該從小就讓學生學習小動作?學習在尺度外拉拉扯扯?

    二來如果當天你在現場的話,應該可以看到當時兩人的動作有多大,不論想不想要讓比賽繼續進行,這些都是應該被提醒的動作。

    因為球員也是人,這些例子屢見不鮮,就說上週日的SBL,裁判不也因為想讓台銀對金酒的比賽「繼續進行」而對吳俊雄的大動作籃下推擠不聞不問,接下來Liam就一拐子賞給吳俊雄。為了讓台啤對達欣的比賽「繼續進行」而對王建惟的大動作籃下推擠不聞不問,接下來Okosa就一拐子賞給王建惟。

    就算不去討論陰謀論,這些衝突難道不可避免?我不認為。

    然後,他們是裁判,所以他們可以決定「這場比賽」的事,宣布禁賽,真的該是大會的事。決定黎巴嫩禁賽的是FIBA ASIA而不是「裁判」啊。

    小鐵 於 2014/02/25 10:41 回覆

  • killer
  • 吹過裁判你就會知道.在快速的雙方混亂式互相快攻.是不會輕易吹犯規的.為了讓比賽順暢.所以尺度會寬一點.當過球員你就知道.在這個當下.裁判是不會出的.所以小動作都會這個時候.更加出現.既然球員都知道.你就不能揮拳.球員也都知道.跑出板凳席會禁賽.還是跑出來.教練也知道禁賽的規則.也沒教育自己的球員不可以跑出來.因為教練自己也愛打架....至於疑雲重重...這我就不知道了...是有可能
  • 我吹過裁判,我也當過球員。

    所以我知道如果當動作這麼大都不會吹犯規的話我會很不爽,我覺得大家執著於「為了讓比賽流暢所以不吹」,但這是你們口中所謂「教育遠比競賽重要」的學生球賽,真的必須要「為了讓比賽流暢所以不吹」嗎?

    如果在「教育遠比競賽重要」的學生球賽還維持這種尺度,不就是裁判老師的問題嗎?不然在你的吹判下,我們只會學到「比賽差距拉大or為了維持比賽流暢所以我做什麼小動作(甚至這次的動作實在不是小動作)都沒關係」,這真的是你們心目中「教育遠比競賽重要」的學生球賽嗎?

    小鐵 於 2014/02/25 10:44 回覆

  • ane
  • 原本看著看著,覺得這質疑還滿有可觀性,直到您用台灣媒體口氣說以下的話……

    >這一次死刑,真的是按法宣判嗎?或者是想殺雞儆猴,又或者,伏首的源頭竟是拿著雞毛當令箭,是何患無辭的欲加之罪?這些裁判、體總的高層,究竟是打著教育之旗的正義之士,又或者是積習難改的昏庸耆老?

    看您說了這堆問號讓我覺得,這只是想罵人而已。
  • 我的確是想罵人,沒什麼好掩飾的。

    因為事件發生後,經過其他當天不在場的各大新聞台一渲染,事情就真的變成義守和師大的球員都是流氓,打球只會打架,幸好裁判鐵面無私給予重罰之類的說法。

    實際上是如此嗎?我完全不認為。台灣籃球發生過很多次衝突,大多數裁判都全身而退,留下大家批評球員,實際上是嗎?這次我很榮幸可以在現場觀察一舉一動,我發現根本就不是如此!每一個流程都有很大的問題,那為什麼都沒有檢討裁判與體總的聲音?

    小鐵 於 2014/02/25 22:54 回覆

  • alanchan
  • 打籃球趁勢拉人、暗地拐人以求在生理上取得位置或在心理上造成對手威脅,這叫做打髒球;但明著做與籃球動作毫無干係的揮拳打人、故意推人,就是違反運動員精神,直言就叫做沒品、無賴、害蟲。
    台師大五名球員除了上場的兩名沒加入「戰局」的球員外,上場的其他三名加入衝突的球員及所有板凳隊員,依規定應該全部都不能再參賽了,因為全部違反了一系列的衝突罰則;至於義守大學的也好不到哪去,跟台師大一樣,整群黑褲球員都在場上,這代表了這場比賽,兩方的球員數都不足以繼續比賽了,沒收該場比賽是理所當然的,沒什麼好爭的,全部都該打屁股,隊友與對手發生衝突,只有上場的球員有資格去阻止,板凳的連屁股都不能離座,而且去阻止的,應該是自己的隊友,而不是推擠對手靠近的球員,只會擴大衝突面,更不用說穿著熱身外套或T恤從板凳席衝出去幹架叫囂的男孩們,幼稚又愚蠢。
    只是場上失序的嚴重性雖然從兩名球員的不當動作擴大為兩隊的衝突,但判定是否當季成績取消及下季禁賽的處罰,理當不該由現場決定,還是應該透過賽後的合議制會議檢討審核後,才能做出來更佳具有說服力及公信力的判決,這件事大會應該要重新檢討,不只檢討處罰球隊的內容,也該檢討裁判權力的分層負責機制。
  • 謝謝你,你的後半段就是我要說的。

    沒有人說一定要替球員脫罪,不管我們再怎麼解釋他的行為,他們終究還是動手了。動手就是不對,被處罰是應該的。

    只是在他們動手之後,這一切裁判處理的程序都沒問題嗎?

    小鐵 於 2014/02/25 22:58 回覆

  • qqjia
  • 我覺得雖然疑雲重重,但是判死刑是活該...
    裁判沒吹好是裁判的錯,球員打人是球員的錯,離開板凳席也是錯,既然都犯錯就不要再牽託給別人了。學者面對事實吧。不能比賽,還是可以打球啊。
  • 原則上我同意你的意見。球員的確有錯,不管是打人的,或是離開板凳席的,他們要自己負責。

    但是裁判除了吹不好以外,是他決定球員們犯了多大的錯。如果大多數人高標準看待球員,那又為何不去看看裁判的缺失在哪裡呢?

    這是我這篇文最大的訴求。謝謝。

    小鐵 於 2014/02/26 01:49 回覆

  • SUGO
  • 有幾個觀點與你不同1.沒人說成這兩間學校的球員是流氓 .基本就是籃球賽打架的球員.2.alanchan 說的好打籃球趁勢拉人、暗地拐人以求在生理上取得位置或在心理上造成對手威脅,這叫做打髒球;但明著做與籃球動作毫無干係的揮拳打人、故意推人,就是違反運動員精神,直言就叫做沒品、無賴、害蟲。每位球員能善用規則去犯規.那也是合法的.但出拳就是不對.這跟
    教育遠比競賽重要,我真不知有何關聯.3.至於裁判的尺度 ,怎麼吹都有人幹礁.要扯陰謀論扯也扯不完..4.球員沒球打不代表世界末日, 自己反省或許後面的路更寬廣.5.我倒是很欣賞這些打群架的朋友,籃球就是團體運動,哪有一人在打架的,呵呵....20年後這些球員一定會津津樂道那天的比賽.
  • 1.絕對有人這麼說,因為我就有聽到有人這麼說。

    3.如果你可以看看全場影片,從1:16:42左右開始好了,就這一波,在衝突前盧哲毅和黃文鉅的動作,你覺得這是「善用規則去犯規」,還是「裁判刻意允許這種行為」?我個人覺得這裡就是一個癥結。至於裁判尺度吵不完,絕對不該是用這麼籠統的觀念來概括,這次裁判不只是尺度,而是在後續許多處理上都出現瑕疵,這才是這起事件最大的問題。

    小鐵 於 2014/02/26 21:48 回覆

  • killer
  • 我當然不是要把責任都推給裁判,只是裁判如果容許這兩次已經和犯規沒兩樣的衝撞,又怎麼能把後續發生意外的責任全推給球員?
    裁判在比賽中要做的除了在犯規或違例時響哨外,就是要盡量讓球員掌握吹判尺度在哪裡,但絕對不是容忍這種已和格鬥無異的「卡位」,絕對不是。
    你當過球員就知道這不是格鬥這只是韓國和其他國家會做的小動作...你當過裁判就知道這不一定看的到...因為太快...只會專注在持球者...雖然我覺得這幾個裁判是吹不好的幾個...但你不能要求裁判什麼球都要看到...
    不過你可以翻其他UBA規章...看是否可以用打架的禁賽1年...其他離開板凳席的再看看如何處置...
  • 首先,我只能說,你可能當時沒有看到發生什麼事。不然你就點1:16:42左右。如果你還是認為那些動作「只是韓國和其他國家會做的小動作」,那好。

    然後,我沒有說要直接修改他們的刑責,畢竟規則訂了就要照規則走,只要裁判判定是「鬥毆」,那就照「鬥毆」的規定處罰就好。

    我質疑的地方都寫在文章裡了,如果裁判當下就直接告訴記錄台要徵詢「鬥毆」的條文,那就只有裁判到底認不認定這種衝突叫做「鬥毆」,然後照程序走。

    問題是裁判顯然一開始沒有要以「鬥毆」論,一般來說三位裁判有不同意見時該採多數決,可是這次是有個技術委員一來,然後主裁判就認為是「鬥毆」,再來認為「鬥毆」的是少數,但還是走上「鬥毆」的程序,接著是裁判權則只在這場比賽,他卻當庭越權宣判了這場比賽,最後又上電視「以大專體總」的身分受訪,而大專體總在該出面的時候不出面,出了面又開一場可信度存疑的會議(你會覺得那些跟UBA幾乎無關的「審判委員」可信嗎?),這麼多程序上的瑕疵,才是我今天最質疑的地方。

    小鐵 於 2014/02/26 21:57 回覆

  • killer
  • 今天的新聞,3月後開檢討會,應該會翻案。
  • 看不下去
  • 裁判照著競賽章程白紙黑字一句一句唸
    這樣也不對喔?
    有沒有打人。有
    有沒有每隊超過兩人進場打人 有啊!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就照規則來啊!
    規則是寫來遵守的
    不是寫來讓人凹的
    真照規矩來又想要鑽漏洞 開例外
  • 既然已經隔一年了,那我很驚訝,你居然連我整篇文章在講什麼,還有我後續回復了什麼都看不清楚。

    我質疑的地方都寫在文章裡了,如果裁判當下就直接告訴記錄台要徵詢「鬥毆」的條文,那就只有裁判到底認不認定這種衝突叫做「鬥毆」,然後照程序走。

    問題是裁判顯然一開始沒有要以「鬥毆」論,一般來說三位裁判有不同意見時該採多數決,可是這次是有個技術委員一來,然後主裁判就認為是「鬥毆」,再來認為「鬥毆」的是少數,但還是走上「鬥毆」的程序,接著是裁判權則只在這場比賽,他卻當庭越權宣判了這場比賽,最後又上電視「以大專體總」的身分受訪,而大專體總在該出面的時候不出面,出了面又開一場可信度存疑的會議(你會覺得那些跟UBA幾乎無關的「審判委員」可信嗎?),這麼多程序上的瑕疵,才是我今天最質疑的地方。

    小鐵 於 2015/05/08 22:51 回覆

  • 訪客
  • 黃文巨這種垃圾還能繼續打球的話
    那以後球員就訓練打架就好拉 練球幹嘛?
  • 訪客
  • 我對那時畫面記憶猶新,只是說道籃球場上只能每隊5個球員這種基本常識,因該毋庸懷疑吧?
    板凳的基本素質和知識欠缺,連上去推完人還可以笑笑的,這死刑只是警惕,不然很久之前要那個約出來吃飯的滿天飛,球員請吃飯都快飽了。
    但籃球是對學弟們不公平就是了,只是他們現在據我所知是打球更認真吧,(因為即使受傷,短暫時間沒有比賽可做)。
    雖然先前小動作許多,但球員其實想打架的話可以在外場或再找吃飯,沒必要秀給大家看你的拳頭
  • 訪客
  • 打架就是該死~~
    跟職棒簽賭沒什麼兩樣
    國家隊不缺這些爛貨
  • 訪客
  • 廢文一篇,就是作者這種邏輯,台灣教育才這麼失敗,社會才這麼亂!
  • 突然看到台師大和義守事件的過路人
  • 我的想法只有一個,棒球的裁判好像也只會判比賽終止或球員出場,好像還沒有看過有裁判有直接判決兩隊或某隊直接禁賽的,好像也是交給委員會去做裁定的(我的小小想法而已…不要罵我,謝謝)